热文小说 - 网游竞技 - 龙血竭在线阅读 - 九龙滇都 第28章 鬼东西叫雅禁

九龙滇都 第28章 鬼东西叫雅禁

        大国牵着白色衣袖向前走着,我们的距离已经很近了,我沿着白色衣袖向前看,有一个白衣的身影正抱在大国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一只白衣袖搭在大国的肩膀上,另一只白衣袖被大国牵着,在大国手臂与腰之间的缝隙里,好像有什么东西移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向前探出身体,离大国的身体只有一个手掌的距离,我赫然看见有一张白色恐怖的脸,正在露出诡异的笑容,盯着后面的我们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两只眼睛全是黑色,深邃而恐怖,一张红色的大嘴让人毛骨悚然,它也看到我的时候,脸上分明变得狰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几乎吓得要疯了,我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,给自己大大气,现在满脑子里只想到两个字,干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艹你丫的,又是你这个鬼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顺着大国的胳膊和身体间的空当,一脚就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这一脚可下足了力气,好像踹在赵治国的后背上,一脚被我踹了个大马趴。

        紫馨,灵儿也都拉响了枪栓,我拉着宋阳的手臂,我们四个人上前去查看,地上只有被踹趴下的大国,已经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下子懵了,那个鬼东西怎么没了,刚才的感觉不可能是幻觉,大家跟着我一起行动的,太真实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脏还在狂跳,我的思维很乱,我把放在宋阳那边的手撤了回来,拉响了一直挂在我脖子上的冲锋枪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意识里告诉我,它就在我们的身后,大脑神经质的再次支配我的行为,转身用枪干掉它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猛地端起枪,甩开胳膊就要转身,一个身体先从我转身的方向撞了过来,让我无法转身:

        “三木,冷静,不要回头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股身体上的药香,飘进我鼻子里。以前和铁心在一起,总觉得药味太大很难闻,这次好香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颗药丸塞进了我的嘴里,我瞬间清醒了过来,刚才那一股子冲劲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听好,任何人不许回头看,不管你眼前看到了什么,或者发生了什么,都不要回头,它就在我们后面,只要不去管它,自然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阳说话的阴柔声,听着开始顺耳了呢。前边传来了昆山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后面怎么了,需要我回去找你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回来,昆山你千万别回头,你原地等着我们,想个办法点个火把出来,我们就在你后面不远的地方。”宋阳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边听不到昆山的回答了,我和宋阳托起大国坐在地上,紫馨给大国进行检查,塞进嘴里一颗药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东西很早之前叫雅禁,人们都以为是女性的水鬼,后来人们都叫它为禁婆。它也是分阴阳之说,女的叫禁婆,男的叫禁子。它是被水淹死后的尸体,女尸居多,积累了极深的怨念,化作而成的一种能量东西,不是鬼,也不是怪,可以说是一种灵魂体,它可以控制人的大脑神经,让人产生幻觉,看到或者听到根本不存在的人或事,从而被它控制,引诱我们掉进水里。它生于水中,水就是它的本源,它怕火,火能克制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阳边走边给大家解释,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神,但是有很多事情,无法用科学解释清楚,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比中彩票还要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山洞里,有大雾,水汽浓厚,又是在地下,此地五行属水,是极阴之地,河水里有怨念很深的东西,所以我们着了道,我们不能再走了,很容易走散,点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宋阳师兄,你是不是指挥我们的时候,想起哪出,就让我们做哪出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紫馨用手推了我一下,举手做出要打我的姿势,我知道自己话又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儿把背包的燃气炉子拿了出来,紫馨也不知道从哪里,掏出来一根火把点着了,在我们前边不远,也有一个火光,但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昆山大致在那个地方,也有可能在不,那个火光很有可能是个假象,是一个陷阱。”宋阳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周围的大雾散掉的很快,火焰起到了效果,过了十多分钟,大雾散去,一丁点也看不到了,昆山就坐在我们前边五米左右的地方,手里举着一个自制火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国这时也醒了过来,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他的精神头,没有之前足,大国觉得自己很累,感觉负重前行了很久,身体很酸疼,特别是后背最疼,像是谁给踹了一脚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阳说没事了,大雾散去后,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岸边的情况,石雕像还在那里依然伫立,我怎么看雕像,总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的雕像很精致啊,刻画的大蛇这么好看,栩栩如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灵儿围着雕像转来转去的看着,还不停的向上面看去,因为石雕像太高,看不到最上面的的图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快来,铁锁链在河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昆山在河岸边,往河里看,挥着手,让我们过去,大家围了上去,河面上的铁锁桥真的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透过清澈的河水,可以看见铁锁链沉入了河底,但它不是断了,而是机关,两侧的石雕像,要比我们之前看到的更粗,更高。

        连锁链是从石雕像里面的伸出来的,里面应该有机括,可以拉直铁锁在河面之上,也可以松开铁锁沉入河底。

        河岸对面可以清晰的看见,有一个大广场样式的平台,里面有一个黑色的高大洞窟。

        昆山又走到我们身边,给我们另一条有用的消息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上下游都查过了,只有这里有沉河底的铁链,宽度大约有200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算了一下,成年人的平均步长大约是50厘米,200步也就是100米,正好对应着河对岸的广场,我想我们应该是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我画了古墓的地图,但是仍有很多地方,具体的位置并不明确,只是知道大致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阳师哥,我们应该是到了,过了困龙河,进到前面的洞窟里,向下面走一段路,就到真正的滇池古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说完这句话,大家的表情亮了,脸上都挂着笑容,因为终于要见到宝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治国自从醒过来,赵灵儿就一直照顾着他,大国的精神状态在吃完,紫馨给的药后也越来越好,手里拎着军用铁锹,在河岸边大声嚷着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鬼东西,雅禁,给我出来,竟敢迷幻你国爷,你要是再敢出来,看我不打爆你的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