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文书库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我靠种田登仙梯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五章 前尘?今生?

第六十五章 前尘?今生?

        雾蒙蒙的清晨,树林荫影,眸光阴沉的女子面色凝重地行在山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寒露浸润轻薄衣衫,贴着温热的小腿冰凉湿濡,冷入骨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师姐,你这是去哪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路过的采药弟子抬手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仍保持着低头的姿势,只斜眼瞥了来人一眼,神色冷淡,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无视的弟子望着她离开的背影轻哼了声,不满地瘪嘴嘟囔:“傲什么傲,还不是被严长老驱出真传弟子行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同行弟子胆战心惊地盯了眼停步的张筝,忙扯了扯他的袖口,小声提醒:“别说了,快些把意师姐要用的药采来,否则长老怪罪可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原地驻足的张筝回头,两个弟子已经不见了身影,她眼神几番变化,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    意阑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我永远比不上你?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你总要跟我争?

        法宝、朋友、机缘……现在连师父都要争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……只剩下宛生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筝摊开手掌,那里躺着一枚银针,精致的纹路似血色藤蔓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天色格外昏沉,她仰头看了眼风雨将来的灰蒙天际,呢喃细语,“意阑珊,别怪我,这是你自己招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陡峻悬崖巅,脸遮妖魔面具的男子负手而立,玄衣似墨,与翻涌的黑云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宛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筝痴痴地望着男子颀长的背影,喃喃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未曾回头,沙哑的声线直击心灵,恍若最香甜的蜜糖,“我会让她消失,日后,再无人能与你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筝垂首敛眸,她应该高兴的,可不知为何心中却愈发烦闷,脑中隐隐泛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好像忘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华峰砚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深陷的大地烧得焦黑,灰白粉末堆积成山,残留的火焰席卷着,将所有吞噬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筝远远站在山巅,望着这一场凄凉之景,眼神涣散恍惚,“意阑珊,你还是死了,没人可以与我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根植许久的心魔烟消云散,从前种种走马观花般上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几百年前,她还是一介凡俗乞丐孤女,机缘巧合踏入修真界拜入太虚宗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她差劲的五灵根资质,她在太虚宗受尽欺凌侮辱,后来太虚宗为魔修覆灭,她侥幸保全小命,体质也因为某些原因变成了至阴灵体,修炼速度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东躲xz,生怕被魔修发现,后来拜入了东华界思道宗,并且凭着优异的资质成了严长老的亲传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次外出历练时,她救下了一个小少年,她没有亲人,便将他当弟弟一般对待,将多数好东西都给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少年便是秦宛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资质很好,她曾多番劝说他拜入思道宗,他却死活不愿,只愿当个逍遥自在的散修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筝本以为自己能够一步步走上仙路,前路坦荡,可突如其来的灾祸将她打落低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至阴灵体暴露,不堪的过往经历亦被有心人挖掘出来,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怀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至阴之体乃绝佳的炉鼎,至阴灵体则是比至阴之体更纯粹厉害的体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至阴灵体与天生具有的至阴之体不同,前者并非生而赋予的,需以百数至阴之体炼制纯粹精血,服下精血才有七成可能成为至阴灵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以人命为祭,改换资质的邪恶术法早在万年前便被修真界销毁,没想到如今还有人会使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筝并不知自己的至阴灵体是一个多大的麻烦,当初太虚宗灭门,她恰好躲在偏僻柴房的草垛中被斗法威势震晕,侥幸躲过一难。

        醒来以后修行速度便已是日行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甚至不知自己是至阴灵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所有人的质疑、昔日好友的鄙夷,外界皆口诛笔伐,她百口莫辩,将自己困在方寸洞府中,死活不愿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头到尾,唯有她的师父,虽未曾出面直言袒护她,可无论是弟子年俸还是她应得的资源,他从未减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,只要真相未明,他绝不会随意放弃他的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筝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,只把自己关在洞府,对几番来探问的师父闭门不见,再出洞府时,已是三年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同门看向她的视线虽仍旧鄙夷不屑,但藏得隐晦,只暗地唏嘘窃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暗暗松了口气,下定决心抛弃前尘往事,以为日后凭着自己的努力总能登上青云仙梯,届时便不会再有任何人可随意诋毁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幸一旦开始,往往不会轻易断绝,它如同跗骨之蛆,蚕食着你所拥有的一切,直到你空无一物、两袖清风,化作黄土一捧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以后,无论是什么,朋友也好,宝物也罢,甚至是至高无上的传承,皆被她那位天资卓越、正义清白的宗门首席师姐——意阑珊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连她最敬爱的师父亦站到了意阑珊背后,对着她横眉冷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魔缠身,日日不得安宁,痛苦难堪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死命守着自认为最后的亲人,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干,甚至是亲手将同门推入火坑,冷眼看着他们被活活烧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山风将灼热的火气卷上山巅,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,夹杂着浑浊的死气和深重的怨念。

        头好痛!为什么这么痛?

        张筝忍不住跪倒在地,双手抱拳狠命砸头,一行清泪潸然划落,洒在将熄未熄的火葬坑中,蒸腾成一团水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筝,你可知错?”

    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疼痛让她的视线无法聚焦,模糊视野中,一道莫名熟悉的身影浮于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她……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嘴唇不住颤抖,瞳孔放大,声音微弱而凄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又不是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前的张筝眼底清明、神情淡然,她自信张扬,谦卑虚心,修行之路清晰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,浑身伤痕,满手罪孽,清明之心早已被浓厚阴霾覆盖,前程灰暗无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才是张筝?

        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也还无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才是张筝!

        从乞丐到筑基,她一路脚踏实地走来,无论悲哀还是喜悦,损失或收获,一切皆真实,从无虚幻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跪倒的“张筝”身形摇晃,颤巍巍地化作缥缈烟云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筝,无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/94/94094/209725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