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文书库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重生之营销之王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七十四章 阴魂不散

第二百七十四章 阴魂不散

        领头的男子一摆手,“弄他们,别出人命就行,最后把车钥匙给我要来,那辆红车老子看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小弟怪叫一声,猛然前冲,照着高飞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没等着高飞站起身来,那家伙就发出一声惨叫,身体擦着高飞踉跄出去几步,脑袋撞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熊战收回绊人的那只脚,轻笑道,“就这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群人立刻鸦雀无声,愣愣的看着躺在地上挣扎的同伙。

        领头男子大叫一声,“笨蛋自己摔得,上,一起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五六个男子,纷纷拿出了甩棍,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容,向张学兵他们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飞猛然站起,脚尖一挑凳子便飞了过去,当头一人被砸了个大马趴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高飞大吼一声,“我x你妈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形像是炮弹一般冲了过去,顿时一阵阵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    熊战扫了一眼战况,微微摇了摇头继续往嘴里扒起来面条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间,地上躺了一片哀声惨叫的男子,包间里除了坐着的二人,只剩下了高飞和门口的领头男子还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领头男子脸色吓得苍白,一边后退一边戟指着高飞叫道,“我们是跟着超哥混的,你小子死定了,别,别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飞受了一下午的气,这时候都撕破脸皮了,他还能忍住?

        当即冲到那货身前,一把薅住了他脖领子,这货个头太矮,高飞微微抬手就把他提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领头男子两只小短腿在空中乱蹬,嘴里不停地叫唤,“放手,放手,老子叫超哥来弄死你们,放手啊,啊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飞管他超哥慢哥的,抡圆了巴掌狠狠抽向这货那张脸,“我让你别车,我让你耍亡命,不给你点教训,还没王法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老电下去,领头男子那张脸变成了猪头,一双眼睛肿的只剩下了一条缝,口、鼻鲜血直冒,甚至连惨叫都没发出,就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飞还不过瘾,把这货往地上一扔,抬脚就要踹下去,就在此时老板娘急匆匆跑来,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你们不想活了啊,他们是超哥的人,快,快点跑吧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屁超哥,让他来,老子碾死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飞狠狠啐了一口,怒斥道,“哎,我们在你店里吃饭,连人身安全都保证不了,你们这饭店咋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急得满脸大汗,跺着脚说道,“哎呀,你们快点走吧,我们可惹不起人家超哥,饭钱不要了,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超哥?张学兵略加思索便想了起来,九十年代初省城真有这么一位牛人,据说是某某的干儿子,省城四大名流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拍过一部电视剧,主线就是他的一些江湖恩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省城九十年代初期的江湖,是这位的天下,直到二十一世纪初,这人才被正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学兵虽说不怕他,可也犯不着和他产生瓜葛,毕竟这里不是泺宁,人生地不熟的,出了问题不好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即带着二人下楼而去,连帐都没结算,直接上车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前面已经给过二百押金,算起来这顿饭根本花不了,店家还占了不少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进市区了,咱们绕道去章县住宿,明天一早再回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地离着章县县城只有几十公里,而且都是大路,明天可以走岱山市回泺宁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天已经全黑了下来,路两边路灯亮起绵绵延延好似直通天际。

        牧马人速度提起,像是一阵风似的,行驶在大路上,感觉仿佛行驶在银河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学兵脑子里琢磨着下一步计划,渐渐地昏昏欲睡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飞小声的嘀咕着,“老熊,咱啥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,实在不行抽个空咱去把那个什么超哥做了,省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!”

        熊战还没搭话,张学兵睁开了眼睛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是生意人,不是黑涩会,再胡说,你以后去开农机车!”

        熊战也跟着嘿嘿笑了起来,“老高还以为在战场上呢,现在是和平时期咯,咱们手段再高也得收敛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是个玩笑话,可他的语气里带出了几分无奈和不忿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学兵明白,像是熊战这种人,跟着自己肯定有些屈才,可在和平时期,确实没有他施展拳脚的地方,除非干老秀才那种职业,或者出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熊,你要是觉得憋屈,我回头和角木蛟联系一下,让你去螺丝国那边咋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熊战听闻此言苦笑道,“老板,当初我要是打算留在螺丝国,就不会给你回来了,我老父老母年事已高,家里又一大家子人,我想求的是个稳定,你能留我在身边,我求之不得,再说有我再才能看住这批野马,要不然他指不定惹出什么祸来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飞笑骂道,“你才野马,不对,你是熊猫,保护动物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家伙,只要一开口就相互刺挠,张学兵已经习以为常,权当是听相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离着市区越来越远,张学兵也放了心,那些家伙总不能追到天边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雨虽说没有变大,可绵绵密密、淅淅沥沥的仿佛永不停歇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没完没了的秋雨,民间都叫做‘秋傻瓜’意思是人都被雨淋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张学兵他们没傻,可冒着雨天路滑奔波几十公里也累的够呛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在深夜之前,赶到了章县县城,他们在主干道袖水路上特意找到了县招待所住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招待所是官办的,所以安全系数要高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飞停车的时候,还故意停在了隐秘角落,这才放心上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仨人开了两间房,张学兵独自一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洗去了一身疲惫,他躺在温暖舒服的床上,先给嫂子打了个电话报平安,又给潇晨晨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她的手机处在关机状态,张学兵等了很久,又打了一次,还是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纳闷,难道下飞机后忘了开机了?

        此刻已经临近午夜,张学兵只好倒头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不亮,他就被提前设置好的叫早叫醒了,一番洗漱收拾之后,熊战高飞也收拾妥当,仨人来到餐厅用了早餐,准备上车赶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雨还没有停的迹象,气温又下降了几分,一出门顿时感觉到寒风往脖子里钻,张学兵不由得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飞让他们从门口等,他去开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高飞刚刚离开的时候,几辆面包车开进了招待所大院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车门打开,陆陆续续下来二三十个汉子,他们搜寻一圈,忽然发现了刚刚开动的牧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,在这里,就是他们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