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文书库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九王妃制霸皇城在线阅读 - 第387章 你一定会后悔

第387章 你一定会后悔

        丁衍终于忍不住了,问道:“姑娘,这少年是怎么在狼群中生活下来的,这不太可能吧?狼可是又凶又滑的动物,哪有猎物到嘴却不吃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狼没吃他就已经很奇怪了,更奇怪的是病还好了,这不是无稽之谈嘛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笑道:“都说是故事了,故事嘛,真真假假,不用太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丁衍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病好了以后呢?”阿四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病好了以后的少年啊,不但学识出众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更厉害的是,他还很快学会了刀马工夫,有了一身好武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把满木哈河的故事讲了出来,还进行了一些艺术加工:“他们的部落以狼为图腾,他们的巫医说,满木哈河是天选之子,是被神选中的人。这样的人,有改天换地之能,让日月为之增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玄妙了,真有这样的人存在吗?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又道:“听说有一年,雪下得特别大,马跑不起来,各部落之间没有办法交流,这位天选之子便发明了一种滑雪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滑雪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点头,“不错,将两个奇怪模样,底部平坦的板子踩在脚下,板子上面有绑带,可以固定住脚,让人稳稳的踩在上面,再制作两根拐杖模样的雪杖,就可以在雪地上自由和滑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丁衍皱眉,听都没听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祁奕寒又问,“这种东西可以在雪地上滑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李蛮儿道:“听说速度还挺快,就是有点不好掌握,不过这个满木哈河非常聪明,他不但发明了这种滑板,还发明了滑板车,雪橇等物,据说现在雪下得再大,蛮人们也不怕了,滑上滑板在雪地上滑行的速度也不比骑马慢多少,更何况雪橇还可以载物,拉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丁衍总觉得李蛮儿在暗示他们什么,可是这到底是故事,还是真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故事还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李蛮儿举坏,“敬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奕寒与她碰了一下杯,二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可否为再下解惑,这雪板,雪橇是什么模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道:“我刚开始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,和你一样好奇,缠着人家问了半天,但是他们画的都不太对。我仔细分析了一下,然后根据这些人的提议和分析,也对这几样物件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,不知道可否借将军的笔纸一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屋里正好有,丁衍连忙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四为李蛮儿研磨,李蛮儿拿起毛笔刷刷画了起来,很快,一个滑雪人的形象就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滑雪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人手中拿的东西就应该是雪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雪橇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点了点头,线条延伸,画完了缰绳,又画了几只拉车的二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狼!”丁衍自作聪明地道:“难道狼能为人拉车?这不是开玩笑嘛?”还没听说过呢!

        阿四却道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狗就是狼驯化而来的,再说,故事嘛,主角当然无所不能了,狼是他们部落的图腾,说不定就是有狼保护主角呢?要不然他为什么被狼叼走了还活了下来,病也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丁衍,“你……”你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,我竟然无从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的笔就僵在了半空,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画,没错啊,她画的是二哈啊,不是狼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人,眼神都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个时候的人根本就没见过二哈嘛,看到她的画,只能以为是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讲得这个故事好动听,让我大开眼界。这画倒是写实,没想到姑娘不但武艺高强,还会画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放下笔,“将军谬赞了,我是文不成,武不就,全家就我最不会讨父亲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起这个,祁奕寒不免又问了问李恕的病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。”李蛮儿装成痛心地样子道:“那日纪大夫来找他,打扰到了他的休息,原本心里就憋着一股火,借着这个机会全都撒出来了了,不就一病不起了。之前他就生过两次病,我劝过几次,给他开了泄肝火的药,可是他不吃药不说,还怀疑我害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也不能怪父亲,毕竟我从小到大都恶名在外,确实与他心目中大家闺秀的样子相去甚远。我母亲商贾出身,他便说我们母女都是满身的铜臭之味,哎,我不怪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四:睁眼说瞎话的最高境界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丁衍听了这些也觉得尴尬,这毕竟是别人家里的隐私,怪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祁奕寒倒是没说什么,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盯着他的面具看,很稀奇的样子,那面具自鼻梁向下,直到下颚处有一个豁口,以方便他喝水吃饭。不过仔细看的话,还能看到面具豁口四周有一些疤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对在下的面具好奇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讪讪一笑,有一种被当场抓包的感觉,“将军戴着面具,本就与旁人不同些,我就是好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脸上有疤,怕吓到人,只能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摆了摆手,“疤是军人的荣誉,将军也不必介怀。天色不早了,我就先回去了,将军若需要支援,尽管提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奕寒拱了拱手,算是谢过她,“丁衍,替我送送李姑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丁衍忙不迭地道:“属下准备了伞,这便送姑娘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蛮儿点了点头,算是与祁奕寒告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三人出了门,祁奕寒不动声色地收起李蛮儿的画,又在地上捡起了一只香囊,悄悄揣进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丁衍小半个时辰之后才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,那李大姑娘好大的气魄,属下觉得,您不娶她,真是痛失一个宝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胡说八道,李姑娘清誉要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丁衍又道:“您是不知道,李姑娘回去以后,立刻组织人手扫雪,哪怕雪不停,也要铲,将雪都铲到不碍事的地方去,说是还有用,可以浇水做成冰雪球,用来砸攻城的敌人。这位姑娘当真是了不得,你呀,错过一定会后悔的。”